唐晓敏的博客
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
http://tangxm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从读《诗经》看私塾与学校语文教育的差别

2017-05-13 18:35:56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7547 次 | 评论 0 条


唐晓敏

一般认为,传统私塾的语文教育是从读“三百千”开始的,有些家庭确实也是这样,但也不尽然,有的家庭是先让儿童读《诗经》。对此,蔡元培这样讲:“那时候初入塾的幼童,本有两种读书法,其一是先读《诗经》,取其句短而有韵,易于上口。《诗经》读毕,即接读四书(即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),其一是先读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千字文》、《神童诗》、《千家诗》等书,然后读四书。”(蔡元培:“十年私塾教育”,蔡元培:《美育人生》,第13页,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年)

    孩子读诗经,往往是很早的。顾颉刚就是7岁时读《诗经》。那一年,他已经读完了孟子,按父亲的安排,开始读《左传》,但他祖父认为,已经是先读《诗经》,于是开始读《诗经》,对此,顾颉刚这样回忆说:“这一年的冬天,我读完了《孟子》,我的父亲命我读《左传》,取其文理在《五经》中最易解,要我先打好根底然后再读深的。我读着非常感兴趣,仿佛已置身于春秋时的社会中了。从此鲁隐公和郑庄公一班人的影子长在我的脑海里活跃。但我的祖父不以为然,他说:‘经书是要从难的读起的;《诗经》和《礼记》中生字最多,若不把这两部书先读,将来大了就要记不清了。’所以在1901年的春天,命我改从一位老先生读《诗经》。《左传》只读了一册,就搁下了。”他又说:“我读《诗经》,虽是减少了历史的趣味,但句子的轻妙,态度的温柔,这种美感也深深地打入了心坎。”(顾颉刚:《走在历史的路上——顾颉刚自述》,第7、8页,江苏教育出版社,2005年)

    朱光潜从六岁起在家读书。他说,自己没有读《诗经》,《诗经》是听大人读而记住的。朱光潜这样说:“我在十五岁左右才进小学,以前所受的都是私塾教育。从六岁起读书,一直到进小学,我没有从过师,我的唯一的老师就是我的父亲。……五经之中,我幼时全读的是《书经》、《左传》。《诗经》我没正式地读,家塾里有人常在读,我听了多遍,就能成诵大半。于今我记得最熟的经书,除《论语》外,就是听会的一套《诗经》……私塾的读书程序是先背诵后讲解。‘开讲’时,我能了解的很少,可是熟读成诵,一句一句地在舌上滚将下去,还拉一点腔调,在儿童时却是一件乐事。……我现在所记得的书大半还是儿时背诵的,当时虽不甚了了,现在回忆起来,不断有新领悟,其中意味确是深长。”(《从我怎样学国文说起》)

 这是民国时期的情况。而且也只是私塾教育的情况。学校的语文教育,就不是这样了。学校的语文教育是从“来来来,来上学”等开始的。接受这样的教育,诗经已是陌生。到了上个世纪中期,有时到大学也不读《诗经》。乐黛云写有一篇文章,讲到她自己读大学中文系,也不熟悉《诗经》,让她的公公,著名学者汤用彤也惊讶。她这样写道:“……这段时间,有一件事对我影响至深。汤老先生在口述中,有一次提到《诗经》中的一句诗:‘谁生厉阶,至今为梗’。我没有读过,也不知道是哪几个字,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他很惊讶,连说,你《诗经》都没通读过一遍吗?连《诗经》中这两句常被引用的话都不知道,还算是中文系毕业生吗?我惭愧万分,只好说我们上大学时,成天搞运动;而且我是搞现代文学的,老师没教过这个课。后来他还是耐心地给我解释,‘厉阶’就是‘祸端’的意思,‘梗’是‘灾害’的意思。这句诗出自《诗经•桑柔》,全诗的意思是哀叹周厉王昏庸暴虐,任用非人,人民痛苦,国家将亡。这件事令我感到非常耻辱,从此我就很发奋,开始背诵《诗经》。那时,我已在中文系做秘书和教师,经常要开会,我就一边为会议做记录,一边在纸页边角上默写《诗经》。直到现在,我还保留着当时的笔记本,周边写满了《诗经》中的诗句。我认识到作为一个中国学者,做什么学问都要有中国文化的根基,就是从汤老的教训开始的。”显然,乐黛云后来背诵《诗经》,是受到这件事的影响。若不是有这件事,或者说,她若不是嫁到这样一个文化家庭,也可能以后也不熟悉《诗经》。

 再后一些,大学的中文系,古代文学课上一般是讲一讲《诗经》的,但也只是选择几篇,讲一讲。对整本的《诗经》,还是不熟悉。

关于这种做法,程千帆是不满意的。他说:“我们大学里的课程,是从每一部古书中选一两篇,读过《庄子•逍遥游》,就算读过《庄子》。我说一个不大恰当的比喻,这些学生是吃蛋花汤长大的,不是吃整鸡蛋长大的,因为不吃整鸡蛋,你的胃的消化能力就提不高。”(巩本栋编:《程千帆沈祖棻学记》,第89页,贵州人民出版社,1997年)程千帆先生说的是《庄子》,《诗经》也是一样。中文系的学生,也是只能读《诗经》中的几篇,尝尝这碗“蛋花汤”,如此而已。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语文学习为何一定要多读?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儿时读书文言白话都不能“懂”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唐晓敏

文学博士,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授,现为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南国商学院中文系教授。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,北京市高校教学名师。本博文均为原创,有一些只是草稿或提纲,如有使用,请告诉本人,本人将做补充修改。电子信箱:xm.tang@sohu.com 或:tangxiaomin1952@163.com

广而告之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