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晓敏的博客
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
http://tangxm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儿时读书文言白话都不能“懂”

2017-05-14 22:03:31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1 次 | 评论 0 条


  

  中国语文教育,古代是读文言文,上个世纪之初就出现了白话文的语文教材。人们认为,文言文很难懂,儿童不能懂;白话文容易,儿童也能够懂。实际上,这是成人的感觉。对很小的孩子,白话文也不能懂。

  邓云乡回忆说,他上小学时,课文有“天亮了,弟弟、妹妹快起来”。对这个完全是白话的课文,就不理解。他说道:“五十八年前上小学一年级,“国语”第一单元的课还清楚地记得:天亮了,弟弟妹妹快起来,起来看太阳。当时我弟弟尚未出生,妹妹整天躺在摇篮里,还不会站,怎么能‘起来’呢?而且起来为什么就要看太阳呢?……也还是不大懂。

多年前,小学一年级语文课本的第一课是“毛主席万岁”。成年人觉得这应该是最好懂的了。但王富仁指出,这五个字组成的一句话是很难懂的:“主席”是干什么的?孩子根本不清楚,老师讲,恐怕也讲不明白。还有“万岁”也难理解。孩子虽然小,但也知道,人是活不到一万岁的,那么,为什么说这个“主席”能活一“万岁”呢?他们对这五个字组成的一句话,实际是不懂的。

萧红《呼兰河传》中,讲她童年时跟祖父读诗的情景:


祖母死了,我就跟祖父学诗。因为祖父的屋子空着,我就闹着一定要睡在祖父那屋。

早晨念诗,晚上念诗,半夜醒了也是念诗。念了一阵,念困了再睡去。

祖父教我的有《千家诗》,并没有课本,全凭口头传诵,祖父念一句,我就念一句。

祖父说:“少小离家老大回……”

我也说:“少小离家老大回……”

都是些什么字,什么意思,我不知道,只觉得念起来那声音很好听。所以很高兴地跟着喊。

我喊的声音,比祖父的声音更大。

……

就这样瞎念,到底不是久计。念了几十首之后,祖父开讲了。

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。”

祖父说:“这是说小时候离开了家到外边去,老了回来了。乡音无改鬓毛衰,这是说家乡的口音还没有改变,胡子可白了。”

我问祖父:“为什么小的时候离家?离家到哪里去?”

祖父说:“好比爷像你那么大离家,现在老了回来了,谁还认识呢?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小孩子见了就招呼着说:你这个白胡老头,是从哪里来的?”

我一听觉得不大好,赶快就问祖父:“我也要离家的吗?等我胡子白了回来,爷爷你也不认识我了吗?”

心里很恐惧。

祖父一听就笑了:“等你老了还有爷爷吗?”

祖父说完了,看我还是不很高兴,他又赶快说:“你不离家的,你哪里能够离家……快再念一首诗吧!念春眠不觉晓……”

我一念起春眠不觉晓来,又是满口的大叫,得意极了。完全高兴,什么都忘了。


萧红祖父给她讲解了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”这两句诗。而小萧红想的是:“我也要离家的吗?等我胡子白了回来,爷爷你也不认识我了吗?”她感到的是“恐惧”。萧红对祖父所说的也不真懂。

总之,一、二年纪的小学生,对课文是不能懂的。无论是文言文还是白话文,都不能懂。这与课文的“难度”几乎是没有关系的。儿童不懂,是因为他们没有到能“懂”的年龄。

既然无论学什么都不能懂,那么,与其让孩子读“天亮了,弟弟、妹妹快起来”,还不如让孩子读《三字经》,读《论语》,这些读物。当时虽然不懂,但以后会懂的,懂了,就很有价值。自然,“天亮了,弟弟、妹妹快起来”,当时不懂,后来也会懂,可是,这样的课文,就是懂了,又有什么意义呢?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从读《诗经》看私塾与学校语文教…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粗读“马工程”《美学》教材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唐晓敏

文学博士,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授,现为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南国商学院中文系教授。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,北京市高校教学名师。本博文均为原创,有一些只是草稿或提纲,如有使用,请告诉本人,本人将做补充修改。电子信箱:xm.tang@sohu.com 或:tangxiaomin1952@163.com

广而告之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